大道小說網 > 科幻小說 > 殖裝

正文 後記 文 / 鉛筆刀

    奈落……第七層。

    遼闊的平原之上,戰鬥仍在激烈進行著。風暴肆虐,光束如雨……人類與博卡和薩沙聯盟的戰鬥已經進入了最慘烈的一刻。,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無數精英死去,都有戰艦爆炸。在人類戰線的後方,移民飛船已經隱約可見了,這說明人類已經沒有多少戰爭力量,連最關鍵的移民飛船都無法有效保護。

    「去死吧!」一個人類傭兵閃過一名博卡仲裁官的攻擊。反身一刀切入了對方的肋下。卻一下卡住了。他的力量已經枯竭,竟是不能切開仲裁官的護盾。

    傭兵眼中大口大口的喘息著,不由自主的單膝跪了下來。「這就……結束了嗎?」

    在他面前出現一隻腳,那是博卡仲裁官的腳。傭兵抬起頭,隨後就看到對方猙獰的面孔。「低賤的螻蟻。你們注定會成為歷史的塵埃。」

    傭兵深深的絕望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他沒有等到死亡的到來。他睜眼一看,卻發現那個強大的博卡仲裁官已然定住了,而且不只是他,整個戰場的所有博卡人都定住了。那種詭異的場面就如同時間被按下了暫停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傭兵一陣疑惑,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就看到所有博卡人的體內都開始揮散光點,然後身體一點點變小,消失。就彷彿融化的冰雪一般。光點越來越多,博卡人就越來越少,而另一面薩沙人也在消失,但他們消失的方式不是融化揮散,而是被自我的細胞吞噬,變成一灘灘爛泥一樣的肉球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個戰場都是如此,一個個博卡人揮散。一個個薩沙人倒下。剛才還兇惡強大的敵人此刻卻變得那麼的脆弱,所有攻擊都在這一刻戛然而止,戰爭在一瞬間陷入了停滯。

    戰場上空頓時安靜下來。人類精英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切,感覺彷彿做夢。

    沒有戰鬥了,因為敵人已經消失。遠處的敵方戰艦失去了控制者,也開始傾斜,爆炸。化為成片的光球……

    「我們……勝利了?」人類傭兵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夢囈一樣說道。

    「是啊,我們勝利了。」一個女傭兵不知道何時走到他身邊,彎腰扶起了他。

    「一定是繆斯陛下和血瞳陛下。」

    「他們為我們贏得了戰爭!」

    「嗷!!」短暫的寂靜過後,傭兵歡呼起來。所有頻道都傳出瘋狂的尖叫和口哨。後方的移民飛船裡人們擁抱在一起,不管認不認識,不管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。淚水從他們的眼中奪眶而出,是喜悅,是解脫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伊甸的花園大門也被一個傭兵狼狽的撞開。

    「薩爾瓊斯議長!黑潮……黑潮!!」

    「黑潮怎麼了?」薩爾瓊斯默默的望著下方的戰場,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「黑潮消失了!」

    「什麼!?」薩爾瓊斯猛的回頭,死死盯住那傭兵。「你確定?」

    「是的。我確定。這是所有觀測站的結果,雖然它還未完全消失,但它確實在消退。現在第二世界的黑潮已經減少過半,過去的星域都回來了!」

    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薩爾瓊斯急聲問道。目光卻一點點轉向下方那巨大的永訣之門。「難道……永訣之門那邊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血瞳贏了。」

    下方的戰場中。羅比緩緩走到一個山峰之巔,腳下就是巨大的永訣之門。黑色的牧師袍迎風飄動,他的臉上是陽光般的微笑。在他的手中是一本展開的聖經。裡面隱約傳來聖潔的歌聲。「他果然做到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當然,血瞳哥哥從來不會讓我們失望。」小波西在羅比身後說道。臉上也洋溢著快樂的笑容。「現在我們可以過去了。這邊已經用不上我們。」

    「呵呵。」羅比突然笑了起來,眼中卻閃過一絲黯然。「這恐怕不行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?」米仰起頭,天真的問道。

    「因為……」羅比沉默了一下。指了指下方。「我們……已經永遠過不去了。」

    雙子姐弟順著羅比的手指望去,卻看到巨大的永訣之門正在失去光澤,隨著博卡人和薩沙人的消失,他們的光芒之池和黑暗之門也失去了功能,再也無法維持永訣之門的存在。換句話說,第一世界的入口,也將永久關閉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這樣說很殘酷。」羅比的目光有些悲哀,他低著頭,金髮隨風拂動。「但我想,血瞳可能永遠離開了我們。」

    「不!」小波西突然尖叫起來。眼淚奪眶而出。「這不是真的!」

    「血瞳哥哥怎麼會離開我們,他還沒吃掉我呢!」

    「才不要!」

    「我要他回來!要他回來!!沒有他,誰來關心我們,誰在乎我們!?」

    「我要他回來!!」

    小波西大哭道。眼淚止不住的順著腮邊滑下。哭的那樣傷心,那樣絕望。米也緊緊抱著她,兩人淚如泉湧。一點點的,癱軟在山巔之上……

    羅比久久沉默,然後轉身,走下了山峰。

    這就是戰爭啊……其實在血瞳決定前往永訣之門的時候,羅比就已經想到了可能發生結局。第一世界絕不是人們所想像的天堂,而是地獄。那單純的羔羊啊……總是喜歡將希望寄托於未知。卻不知道那未知的背後,很可能躲藏著魔鬼。

    羅比仰起頭,金髮飄動。

    下雨了……

    是新世界的雨滴嗎?

    還是……雙子的淚珠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上方虛空,迪爾克正和雷亞站在一起。旁邊是酒吧老闆。經過最後的戰鬥雷亞已是遍體鱗傷,而迪爾克卻和開始時一樣。兩人肩並肩站著,迪爾克突然說道。

    「我記得,你說這場戰鬥會死。」

    「是啊,會死。」雷亞回答,然後掏出一根雪茄叼在口中。點燃。「但不是你,而是我。」

    說著,他拍了拍迪爾克的肩頭,手上閃過一道紅光,隨後他整個人就開始憔悴,虛弱。魁梧的身軀迅速乾癟,氣息也開始變得若有若無。

    迪爾克轉頭看了他一眼,輕聲問道。「你把生命力給了我,你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我早該死了。」雷亞嘴唇哆嗦了下,叼著的雪茄一抖一抖。「我的靈能早已破損。就算不給你這些我也活不下去,更何況這麼久的歲月,我已經覺得很累。」

    「好好和你的女人活下去吧。迪爾克。就當做……王,和我對你的補償。」

    「一次……沒有期限的度假。」

    「至於我……好像……我聽見了王的呼喚……」

    「吾王……」

    雷亞輕聲呢喃道,聲音越來越低,越來越低,終於,他低著頭,再也沒有了聲息。

    燃燒的雪茄從他的口中掉落。在天空中散開火星……

    迪爾克伸手扶住雷亞,仰頭望向遠方……他的神色依舊平靜,就彷彿雷亞的離去並未影響到什麼,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會看到。那雙眸子深處濃濃的悲傷……與期待。

    酒吧老闆不知何時來到迪爾克身後,輕聲問道。「可以留下來嗎?」

    「不了。」迪爾克搖頭,然後抱著雷亞飛向遠方。

    我已經經歷了太多太多,戰鬥了太久太久……現在。該是我休息的時候了。冥王這個名字,希望以後永遠只存在於歷史,而不是戰場。

    酒吧老闆默默的望著迪爾克的背影。在他消失的方向。人類的艦群徐徐浮出輪廓,無數禮炮齊鳴。到處都是歡呼與雀躍的聲音。酒吧老闆突然笑了,他也化為一道流星,向人類的伊甸飛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渾沌,進化的產物。

    它是宇宙的起點,也是宇宙的終點。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,一場毀滅蔓延到這片渾沌,將虛空吞噬。但沒有什麼是永恆的,就算是毀滅也是一樣。當遼闊的草原被野火燒盡,留下的灰燼卻是最好的肥料。

    起亞歷,1737年。

    美特克行星。

    這是新宇宙的一顆小行星,位於起亞星系。環境優美,溫度適中。但因為新宇宙科技水平還很低,明大多處於萌芽階段的原因,這裡卻沒有收到干擾。

    一座翠綠的山峰直插雲霄,瀑布從山頂飛落……轟隆隆的流水聲震耳欲聾。

    山腳下是一片樹林。樹林邊有一座草屋。

    一個**著上身的男人正在劈柴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並不強壯,但身上卻遍佈著傷痕。只見他一下一下的劈砍著,將一段段樹幹劈成長條,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才起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。晶瑩的汗水從他的身上灑落,在陽光下散射出七彩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草屋前,一個紅髮女子正在準備著午餐。注意到男子的動作,她微笑著走了過來,將一件衣服披在了男子肩頭。

    「身體虛弱就多休息,這些活又不是一天干的。」

    「總不活動感覺會生蛂C再說,失去了力量,我也要習慣普通人的生活啊……」男子回答,然後微笑著將女子摟入懷中。吻在了她的紅唇之上……

    瀑布依舊在隆隆飛落,濺起雪白的水花。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。

    直到……

    「聽說雙子又聯繫你了?九重天還真是個不錯的東西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在擔心什麼?反正她們也過不來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可我總覺得不安心,據說清月也在想辦法。那幾個傢伙在一起,說不準真突破宇宙的界壘也說不定。」

    「你是在吃醋?」

    「哪有……我怎麼會吃醋?再說……就算她們過來了……還不是得叫我姐姐?」

    「哈……」男子笑了起來,聲音越來越高,越來越響亮。然後他一把將女子抱起,走向那間簡陋的小草屋。

    草屋雖小……

    卻是記憶的溫暖。

    不是麼?

    宇宙戰爭這種小事情,還是交給有閒工夫的人去做吧…………

    (全書完)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這次是

    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別看了,看也完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刀也捨不得,可是書總要完結不是麼?不然豈不是太監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吧,其實小刀也想繼續寫下去,但這是不可能的。宇宙戰爭寫到這裡基本就是終極了,再寫下去就是無休止的征服。不我說你一個空間生命體去欺負小孩子有意思麼?所以就到這裡吧。至於作者的話,在後面的章節感言中。(未完待續……)

    ps:從2011年4月28日上傳本書到現在,已經過去4個年頭。小刀寫作可真夠慢的,讓一直跟隨小刀的兄弟姐妹受苦了。不過這也是小刀的老毛病,一直追小刀的都知道。精品需要多重複修改,刪除,一節幾千字,小刀往往會刪除一半以上的廢話。但這些廢話又是小刀寫作時的線頭,不能跳過。所以讓小刀很難受。寫書這東西,不是什麼時候都能寫出精彩的章節,有的時候靈感泉湧,小刀就忽悠你們一下,有的時候思慮枯竭,小刀就糊弄你們一下。不過小刀保證,忽悠你們的構思絕對比糊弄你們的多。(笑……)

    小刀不是什麼好作者,不過要做一個對得起自己良心的作者。對得起每一個訂閱小刀的讀者的作者。所以慢點就慢點吧。而訂閱什麼的大家也不要吝嗇啊,小刀就指望這點煙錢呢。工資都交家了。大家總要給小刀存點小份子吧。萬一碰到個桃花運什麼的……咳……這段話打碼。

    說說下一本書,小刀肯定是要寫的,構思也有了兩個。但現在還未動筆。所以不能馬上開書。基本情況是,小刀打算休息一兩個月,完善構思,動筆存稿。然後再開。所以喜歡小刀的朋友就多關注下,小刀還需要你們的支持。

    說到這裡基本就差不多了,天下有不散的宴席,咱們下本書見。

    愛我就不要放棄我。

    小刀百拜
上一章    本書目錄    下一章